第十四章 关注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此刻的徐弘基虽然气得直咬牙,但也不想在这里大发雷霆,毕竟在周围可是坐着南京的一帮勋贵呢,他可不能太失了礼数。

刚才跟徐弘基说话的就是英国公张惟贤,英国公府和魏国公府的关系一向比较亲密,是以张惟贤在魏国公府里也随便惯了,他笑着对旁边侍女道:“好了,你去把那个梁掌柜喊进来吧,让他好好的给国公爷赔罪。”

“是!”

侍女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很快,一个四十多岁的身材消瘦的中年人随着侍女走进了亭子,进了亭子后中年人主动给亭子里的人跪了下来:“小人梁寿给主子和诸位国公爷磕头!”

徐弘基瞪着眼睛对梁寿喝骂:“梁寿啊梁寿,你可真行啊。我本以为是也算是徐家的老人了,办事情也算稳妥,这才将聚宝斋交给你,没曾想竟然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人家送上门的金元宝你竟然也能往外推,你是想气死本公吗?”

看到徐弘基发怒,梁寿也不狡辩,跪了下来将头磕得蹦蹦响,几个头磕下去后额头已经变得红肿起来。看到梁寿的惨状,张惟贤轻叹了一声:“徐世兄,梁掌柜再怎么说也为魏国公府效力那么多年,你真的要眼看着梁掌柜磕死在你面前吗?”

徐弘基轻哼了一声,他其实又何尝舍得。梁寿一家世代为魏国公府效力已有两百多年,对徐家可谓是忠心耿耿,只是这次他实在是有些气不过,这才要敲打敲打他,现在听到张惟贤为他求情自然也就是就坡下驴了,冷声道。

“哼……起来吧。”

“是,谢过主子!”听了徐弘基的话,梁寿这才站了起来垂手站在一旁。

徐弘基看了眼形状颇为狼狈的梁寿说道:“这次就算了,下次若是再犯本公绝饶不了你。”

不等梁寿说话,徐弘基又接着道:“这个玻璃据说是那个从南洋来的姓杨商贾从万里之外的欧巴罗带来的,这个地方离咱们太远,咱们是够不着。但这并不意味着咱们不能再这里插一手,下次你把那个姓杨的家伙带来让本公看看,本公要好好的跟他谈一谈。这么赚钱的生意可不能让那位姓曹的家伙一个人独吞了。”

“是!”

梁寿刚应出声后徐弘基又问道:“梁寿,那位自作主张的伙计你是如何处置的?”

听到徐弘基询问这个惹事的伙计,梁寿就不禁怒从心中起,他咬着牙道:“回国公爷的话,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小人已经命人将他杖毙了,这样的人留着也是浪费粮食而已!”

“唔!”

徐弘基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挥了挥手。梁寿便识趣的躬身离去。

等到梁寿离去后,一旁的张惟贤笑道:“徐世兄,下次你召见那位姓杨的商人可千万别忘了小弟,小弟也对这个家伙很是好奇呢。”

“哦?”

徐世纪斜眼瞥了张惟贤一眼,“贤弟也对南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