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直指长安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纵然程处弼所部死战不退,但在尉迟恭亲自统帅的兵力优势以及战力更胜一筹的万余精兵冲击之下,连半个时辰都未能抵挡,便被彻底击溃,死伤枕籍、溃俘成群,连主将程处弼都兵败被俘。

右侯卫兵卒携大胜之威,冲过程处弼所部营地之后向上游急行一段距离,借助由潼关驶来的舟船、木排迅速横渡广通渠,直插对岸的李思文部后阵。

而这个时候,李思文堪堪回到营地,斥候也将程处弼战败的消息传递过来……

李思文强自压抑着心中慌乱,他知道此番既然是尉迟恭亲自统兵发动突袭,目的断然不会仅仅是摧毁他们这两支偏师,一旦任由其长驱直入直抵长安,局势将会大变。

自己不仅丢失营地,更应为此前擅离职守而担负大罪。

心里将尉迟恭祖辈十八代都骂了一遍,你说你什么时候突袭不行,非得我刚刚离开营地去往程处弼那边的时候?

他知道自己被逼上绝路,唯有死战。

当即冒雨指挥兵卒列阵,一边抵挡来自于河面之上敌军的箭雨施射,一边将拒马、鹿砦都在阵前布置。

等到后阵混乱,得知尉迟恭居然绕道自己后路横渡广通渠,才恍然尉迟恭半点不给他活路……

退路被断,还有什么可说的?

心中唯有的那点恐惧也死死压住,急忙调兵遣将前阵变后阵、后阵变前阵,试图阻挡尉迟恭的突袭。但军阵变动容易,那些拒马、鹿砦又岂是轻易可以挪到后阵布防?

整个军队一阵兵荒马乱之时,尉迟恭已经率领麾下轻骑冲锋而至……

李思文也发了狠,大叫道:“吾等身负皇命,纵然葬身此处,亦要阻挡逆贼,绝不可溃逃投降,弟兄们随我杀敌!”

他也算悍勇,一马当先率领亲兵向前冲杀,全军在他激励鼓舞之下,面对敌军骑兵冲锋全无惧色,前赴后继,决死一战。

然而还是那句话,战争之胜负,绝非仅有决死之心即可,当敌人的力量足够强大、战术绝对正确,任何勇气都是徒劳……

右侯卫的轻骑兵突入阵中,将阵列冲击得涣散混乱,首尾不能相顾、左右未能策应,又有河面上箭失如雨袭击两翼,全军快速崩溃,败亡只在顷刻之间。

当李思文挥刀将面前一个敌兵斩翻在地,见到无数敌军潮水一般涌上来将自己团团包围,而身后部队更是已经被穿插切割成数个残阵,只等着被一一围剿歼灭,忍不住长叹一声,将横道投掷于地,大声道:“勿作无谓之抵抗,速速投降!”

任凭敌军冲上来将自己从马背之上拽下,跌落泥水之中,又死死压住。

左右亲兵见其被俘,也只得下马投降,不知是谁大喊一声“李思文已降”,远处正各自死战的兵卒们远远望来,见到将旗倾倒、战局平复,也纷纷器械,抱头蹲下。

士气这种东西无形无质,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