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凋碧树(一)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李慕仪又翻了个新花样。李桓看着繁复交缠的红绳,真有些难办,手指勾牵试了几回,才算接住。他又笑,“不过好在姐姐来了。”

李慕仪心肠太柔软也太细腻了,几乎是毫无保留,掏心掏肺地对他。他寂寞,她便寸步不离地陪着,不能踢蹴鞠,拿着闺阁小女儿的游戏也能玩。他攀树折梅,跌下来,李慕仪为了接住他,整条胳膊都发起大片的紫黑。他想有人教他念书,李慕仪就教,她像是生来就能写了一手好字的,比太傅写得都要漂亮秀致

就似这翻花绳,便是李慕仪教的,她让他明白了一件事他只要有李慕仪足矣,多一个人不行,少一个人也不行。

“姐姐还记得那个小跛么”

李慕仪鲜少见地蹙了一下眉,“十一还是皇上的兄长,生而有疾,小小年纪就没了,皇上留德罢。”

李桓浑不在意,不疾不徐道“那天姐姐就这样陪那小跛玩了一天,朕来,姐姐都没看着姐姐,你什么都好,最不好的就是,对谁都很好”

李慕仪一五一十地回道“十一秉性纯真,虽腿脚不便,难受重视,但母族在朝势高位重,皇上若能跟他亲近,有益无害。”

“朕的确想与他亲近”李桓也挑了个花样儿,撑给李慕仪解,狡黠地笑,“朕指了湖一条长着翅膀的鲤鱼给他看,他还说要捞回去献给父皇,谁知那么不小心,扑通一下就掉进去了,救也没救上来”

可这世上哪里会有长着翅膀的鲤鱼除非他分明成心。

李慕仪忽地遍体生寒,撑绞的结一下全散开了。

李桓疑惑地托起腮,看着她颤抖收缩的乌瞳,“姐姐为何如此看朕,竟像是怕了姐姐与哥朝夕相处同枕而眠都不怕,为何怕朕比起他,朕又算什么”

他动如疾箭,将李慕仪一下按倒在榻上,“比起他,朕又算什么朕又算什么”

明明是同样的话,喃喃重复了两遍,意思就变了。

第39章凋碧树一

第39章凋碧树一

上一页 章节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