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鹊桥仙(终)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掌中雀完结作者:弃吴钩

第66章鹊桥仙终

掌中雀完结作者:弃吴钩

第66章鹊桥仙终

永嘉长公主出嫁,对于大梁来说不是什么小事,负责与越只谈判的雁南王提出嫁妹时,着实出乎一些人意料。在外人看来,他们兄妹多年感情深厚,当初葛镇川强求永嘉为妻,这位已多年不经沙场的雁南王千里骁骑直杀楚州,摘了葛镇川的人头,可见对这位妹妹一向是怜爱至极,视若珍宝。

如今令她下嫁奕陵君萧原,自然引起不少的争议。

朝堂之上,恨李慕仪暗干涉政事的宗室宗亲巴不得她早些远嫁,以赵行谦为首的仕林一脉则据理力争,双方争执得沸反盈天,咄咄不休。

待僵持不下时,旁人再问李绍的意见,李绍却将决定抛给在上的五之尊。

李桓最开始一言不发,对上李绍有些戏谑的眼神,不多时,李桓挺直腰,口吻有不容置喙的坚决“准。”

十里红妆,满堂金玉。

出嫁是在长公主府,天蒙蒙亮的时候,长龙般浩浩荡荡的迎亲队伍就停在了府门口。李桓不好出宫,李绍也秘密去了江南,李桓就任赵行谦为特使,与一位高家表兄同去送亲,送至峪王关。

镜里的新人明眸善睐,靥辅承权,唇点上胭脂后,乌眸也灵巧生辉。

薛雉低眉看向妆台上的玉盒,想起送来的小厮说“王爷临走前交代奴才,讲殿下出嫁,应当礼贺,此物请殿下小心收好,莫再弄丢了。”

她手指在玉匣上摩挲片刻,打开,见一枚血玉髓手镯安安静静躺在里头。

薛雉教那血红刺得眼睛发热,鼻尖一酸,泪纷跌而下。为她梳头的人劝这大好日,莫见了哭,她才抚去眼泪,将那红玉镯戴回到手腕上。

喜帕下的脸映得红彤彤的,情在眉梢,瑰姿无双。赵行谦待她出来,以红绸作牵,为之引路,而后奉她坐上朱辇,由八人抬出长公主府。

赵行谦随行在侧,心道,他能陪她走过的这一段路可真短啊,短得令人生恨。

“臣臣无能”他咬着牙挤出来的字,是向她请罪。

“牧礼。”薛雉唤他的表字,赵行谦一时没应上来,以为是幻听,好久,他抬起头,诧异地喃喃了句,“臣在。”

“你做得很好。这些年,辛苦你了。”

她话不多,留给他的也只有寥寥几字。看似平淡,但之于他,如金似玉。他本没有那么好的福气,能与她走这不长的一段路,已是最大的福气。

出了峪王关,赵行谦和高家表兄代皇上传达奕陵君几句关慰的话后,就骑马回了京。

一行人马在峪王关外扎营。

这日,薛雉换下喜服穿起红裳,正对镜梳妆时,萧原在外请见。

得准后,他入了帐,手里还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