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字卷 猛虎卧荒丘 第八节 兰质蕙心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黛玉嘟起嘴,“小妹不信。冯大哥每每都能有临场发挥,让人耳目一新,难道能画出这一样一幅画来,就做不出一首诗词来?”

冯紫英只能搓着脸苦思,这黛玉葬花总觉得没那么好选择出一个令人高兴的诗词来,既要贴合画的意境,但是又不能过于凄婉,免得让黛玉因此而感触,冯紫英可不喜欢黛玉日后都是生活在这种多愁善感凄美悲凉的心态中。

拿起画来,又仔细想了一番,冯紫英这才皱着眉头道:“妹妹去给为兄拿笔墨来。”

黛玉大喜过望,本来只是抱怨一番,若是冯大哥真的没有灵感,她也只能作罢,没想到却还真的能把冯大哥逼出一些诗才灵感来了。

忙不迭地去端来笔墨,冯紫英略一运气,便挥毫,只能是剽窃,而且意境究竟符合不符合,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龚自珍的诗,绝对够分量,但是就看符合不符合这幅画和黛玉葬花的意境了,但冯紫英觉得是很切合的。

不出所料,黛玉在见到这半首诗之后就怔住了,默念几遍,目光变得更加迷离飘忽,倒是让冯紫英有些紧张起来了。

这等文青女子,最是容易陷入自我沉醉的意境氛围中,半晌都爬不出来,所以在画了这副黛玉葬花中后冯紫英都犹豫了许久,琢磨考虑看是否合适给黛玉,就是担心黛玉感触太深,陷入其中,反而影响到心境情绪。

“妹妹,怎么了?”见黛玉痴痴出神,冯紫英不敢怠慢,赶紧唤醒,他可真的怕这丫头给陷进去了。

“啊,冯大哥? 没怎么,小妹就是在想,冯大哥您是怎么能做出这样直击人心的诗句的? 小妹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了? 落红这个词语用得太好了? 花瓣有情,虽然凋落但是却愿意用自己的躯体重新成为花树的一部分,春泥? 那就是哪怕不为人知? 甚至腐烂为泥,这种情怀太感人了,但寻常人却又如何能感受到?”

黛玉转过头来望着冯紫英的目光里已经变得格外的痴迷崇拜? 看得冯紫英都有些背心出汗? 实在是这种剽窃加上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让人心里发虚啊? 再要让自己来一段? 自己就坐蜡了? 这就是没底蕴的缘故。

“呃? 妹妹过誉了,为兄也是偶一为之,没想那么多,嗯,或者就是文章本天成? 妙手偶得之吧? 就这么突然想到了? 就写出来了? 你要让我解释,那真的没法解释,……”冯紫英只能结结巴巴地回应。

虽然他可以游刃有余虚头巴脑地发挥一番? 但是从内心深处来说,他真不喜欢这样,只不过每每自己都会被推到一种身不由己的地步下,让你不由自主地去“发挥展示”一番。

“嗯,冯大哥说得也是,这等佳句不应该是冥思苦想出来的,而应该就是触景生情,妙手偶得,这恰恰是冯大哥您的文才底蕴深厚方能如此,……”黛玉脸上的喜悦压抑不住,“只是冯大哥,这首诗应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