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7章 我很感激她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几人翻身而起,脑袋叠脑袋的贴在门边听外面的动静。

过了一会,听到刘婶带着人离开,只留了两个妇人把守,冷鸣予一脚踹开了带锁的门。

看守的妇人还未来得及惊呼一声,便被打晕了过去。

只剩下前院熟睡的刘婶孙子和其二儿媳妇,少年们不费吹灰之力拿回自己的宝剑。

趁着大家在那捆人,泽兰出来看了看地上的药渣。

“是催产药。”

“怪不得刘婶这么笃定今晚有喜,看来是算好了自己儿媳妇的日子,要去给另一个孕妇灌药,”景天捆完人,起身拍了拍手,走到泽兰旁边,“只是,为什么一定要那名孕妇也在今晚生产呢?甚至不惜将药全用在对方身上,难道不是自己的儿媳妇比较要紧吗?”

“可能就是觉得自己儿媳妇要紧,怕自己儿媳妇生出来女儿,两个人一起生的话,如果对方是男孩,就可以直接抢抱过来?”泽兰猜测道。但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女娃呢?怎么处理?而“生了”女娃的孕妇,又会有什么下场?

收起疑虑,几人目标明确的朝着孕妇的小屋前进。

远远的就看到白天在村里见着的那些岁数比较大的妇人,在宁竑昭他们发现的那个小屋门口守着。

而小屋里,女人的痛呼声此起彼伏,听得大家很不自在,心里发毛。

怪不得下午他们出去的时候就没有再见过刘婶的大儿媳,原来是准备好来这边生产了。

听到有妇人说不知道要生到几时,泽兰转身同大家说道:“生孩子要好久,我们先等等。”

在生孩子这种事情上,他们这群孩子还帮不上什么忙。

听人家生孩子还是头一遭,大家偷偷在小屋后面不远处找了个位置,刚一坐下,就听见小屋内的痛呼更大声了,好像疼的天都快塌下来了般。

“公子,生孩子都很痛吗?”木头脸色惨白惨白的。

宁竑昭点头,郑重的答道,“没有比生孩子更痛的事了。”

“那我这么调皮捣蛋,我娘生我肯定更痛,怪不得她不要我了。”木头懊恼的低下头。

宁竑昭愣了愣,木头几兄弟本都是被丢在路边的弃婴,宁竑昭看着可怜便捡回来当弟弟养了,没想到今天会让木头想到那素未蒙面的娘亲。

他张了张口正想相劝,就见木头笑着抹了抹眼泪,说:“她那么痛还愿意生我,我很感激她。”

“嗯,”宁竑昭揉了揉他的头发,柔声说,“我们也很感激她。”

一旁正在擦剑的冷鸣予听了他们的话,下意识伸手去摸自己的零食袋,才想到最后一颗栗子在来之前已经给了木头。

泽兰摸了摸他的头。

冷鸣予朝姐姐露出一个温暖的笑,继续低头擦自己的剑。

小屋内的痛呼声越来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