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8 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二话不说就吞下精液的傻事。

“……”

白芷懊恼的翻身趴着,整张脸埋进枕头里呜咽。

哭累了,识海里不断浮沉,倒也迷迷糊糊就睡过去了。

结果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梦里还延续着下午的阴影。

下午,陈流在她耳边说想在全班人面前肏她。

梦里,陈流在上课,忽然让她上去,给大家分享把阴毛刮得很干净的经验。

她说她不会。

陈流摇首,把她双腿掰开给大家看,说‘那你这里怎么没毛’。

班上的人凑上来观看,一言一语道‘好干净’。

她快哭了。

然后陈流说她不诚实,要罚她。

问同学们应该怎么罚。

大家建议老师肏她!

白芷惊慌不可以!!

然而陈流当着所有人的面,掏出那根可怕的分身,跪在她中间要插进来。

火热抵在她的穴口,烫得她浑身在抖。

‘陈老师,摸摸她奶子和骚穴!’

‘快肏进去,肏穿她子宫给我们看!’

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一开始是班上同学,后来多了隔壁班的学生,再后来其他老师和校长也来了,越来越多人,围成一圈,中间是她和陈流。

陈流插进来的那一刻,白芷甚至感到真实的疼痛。

不要……

白芷哭着祈求陈流放过她,惶然抬眼看周围人的时候,居然看到了爸爸妈妈也在人群里看着她被老师……

白芷瞬间吓到丢魂,她猛地叫出来“不要——!!”

寝室三个人被白芷吓了一跳,睡着睡着突然在床上坐起来大喊。

白芷满头都是汗,喘着气,心跳跳得很快。

她茫然的看着被子上的花纹,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是个梦。

可这时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出,濡湿了内裤,花蒂不知何时,再次肿胀充血。

白芷难堪的哭了起来,才发觉嗓子火辣辣的烧,难受。

刘画端着一杯水,站到椅子上,方便递给她。

安抚“做噩梦了?没事,已经醒了。

“谢谢。

”白芷手背拭去泪水,哑着声音,接过水杯,一下子喝完了,但还是没有缓解。

“还要吗?”

她摇摇头。

刘画探了探她额头的温度,“没发烧啊,怎么嗓子这么哑。

白芷没说话,没精打采的耷拉着眼皮。

其实她知道原因。

被陈流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