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4 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唔——!”男人粗沉的低喘着,“嗯……唔…舌头好软,是宝贝舔着老师的rou棒。

呃啊……舔到马眼了……”

白芷一个人在楼梯间里瞪目结舌,又仿佛身临其境,被他带入了进去,听到他舒爽到轻颤的声线,眼前就浮现出上次给他舔的情景。

他扣着她脑袋激射的反应,

他全身酥爽、喉结滚动的模样,

俊脸神情全是惑人的情欲。

此时此刻,她和他在外面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里,她给他舔着那根炙热的柱身。

随时都有人过来。

她要舔的更卖力一些,才能尽早结束。

“好吃不好吃?乖,你要舔快一点我才能射,不然会被人发现,快,含住,老师自己插,唔……”

可他太粗太长了,她含住龟头就举步艰难,吞咽都不能的流出唾液,有些受不住的抬头看他,眼神带着央求。

他掐着她脸颊,挺腰,赤红的鸡巴在她小嘴里进出。

“小嘴好舒服……”陈流的裤子绷出了坚硬硕大的一根形状,他低头看着,并没有上手纾解,但仿佛真被小嘴吮着一般,鸡巴很有快感的在狠狠跳动,腰眼发麻。

有可能真的不用碰,就能被幻想出来的她弄射。

陈流情动至极,还是敏锐的听到了声音,哑着声音极沉的说了一句“嘘,有人路过了。

电话里那头的白芷瞬间紧张的屏住呼吸,好像也听到了脚步声的幻觉。

但是过了几秒,她听到电话里头,有一道女声叫了陈流。

白芷全身僵了一瞬,然后开始觉得冰凉,她回过神来,赶紧掐断了通话。

她刚刚在干什么?

跟陈老师在电话里做这么荒唐的事?而且他还在外面,酒吧。

阿宴说过,去酒吧的男人无疑都是找女人或是带着女人去玩的。

玩什么,阿宴没说。

但白芷不是傻的。

……他明明就有其他女人在他身边了,为什么还要在电话里跟她那样。

白芷还想到一件事,就是陈流是个正常的男人——男人。

全身每个部位都有魅力,再加上外在的条件,他不可能缺女人的。

女孩儿也不可能缺的。

意识到这一点的白芷,眼眶蓄起了雾汽。

她跑到楼梯口的栏杆吹风,看着整个校园和漆黑的天边,还有远处亮着灯的城市建筑。

直到风吹得眼珠涩涩干干的,才没有不涩涩干干的,才没有不争气的为这件事哭。

但可笑的是,泪水是干了,睡裙里面的某处,一片湿哒哒的。

很不舒服。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