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8 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白芷困在他双臂和墙壁之间,然后被不由分说的抱进了中间空着的更衣间里,锁上了门。

大概是因为转教学工作的这几年里不用上台表演,学芭蕾的男性惯有的阴柔单弱,在他身上半分都找不到。

明明不算狭窄的更衣间,他隽拔高挺的身形带来的压迫感,白芷只觉逼仄,耳边还是两对男女的淫言浪叫,她不敢出声,怕被知道存在,而且……还是和老师。

正想默默绕过他出去,但他身躯已经欺了上来,紧贴着。

鼻尖蹭在他胸膛,她需要摄取的氧气里,混入了他的干净清醇。

这时二人保持缄默,他也不做什么,就是不准她走。

白芷就这样被迫的听着淫靡至极的啪啪和呻吟声,并根据对话,控制不住的脑补了画面。

学长狠狠拍打女朋友的屁股,爽得声音变了调,“嘶……哦!……骚屄是不是想把老子鸡巴夹断?嗯……夹断了你小屄骚得流水的时候怎么办?老子拿什么捅你?”

女人浪荡的坐在学长的腿上,小穴夹着rou棒,前后快速套弄着,骚水顺着棒身直流,“嗯……老公的大鸡巴才不会断,我最爱了嗯啊、啊……”

“嗯……骚母狗,摇快点,哦……好爽,老子真想操死你!”学长疯了一样的挺腰,啪啪声清响不断。

“啊啊、嗯啊,老公,小母狗好舒服啊,老公好棒,啊啊呀……顶到了,唔呜小屄好酸,好想尿,哈啊……”

“呃,骚逼,尿出来,老子也要射了!好爽……”

“嗯、要丢了嗯啊啊,老公快点、射给我……”

“呃——”学长低吼一声,爆发了。

“啊啊啊好烫呜呜……射进子宫了……”学长女朋友咿咿呀呀的尖叫了起来。

学长目光浑浊,喘了一分多钟的粗气,急促的呼吸才逐渐平复下来。

“嗯、哈……老公,还有时间,我还想要。

“想榨干你老公?不做了,待会儿一点力气都没了,起来吧。

然后传来窸窸窣窣整理服装的声音后,开门出去了。

陈流想起这男生,平时总对白芷做出一些,看似无心,实则算计好的撩妹举。

就轻嗤一声,声音压得极低,在她耳畔,循循善诱“小姑娘,我教教你怎么看男人,要记住了。

像这种平时靠撩小女孩、才能得手的男的,到了正事上,一般都是几分钟结束,射完一次就软无力,连女朋友都满足不了的快男加软脚蟹。

不然怎么会煞费苦心的把功夫放在‘撩’这上面。

&nbs因为只有这样,他们和强大的雄性竞争求偶的时候,才能有一个勉强增加胜率的优点——当然,我觉得这有点属于欺诈行为了——包装精美来吸引顾客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