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我杀我自己?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李神医,有百草厅陈少东家的书信。”

李彦炼完一炉丹药,刚刚走出丹房,就有下人呈上书信。

虽然做得极为巧妙,但书信还是留下了被翻看的痕迹,李彦眉头微皱,拆开看了起来。

陈景琦在信中写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是杜九娘已经安葬,并且定了扫灵人,年年供奉祭品。

这个世界的阴间鬼类,还真的需要阳世的供奉,才有可能过得更好,陈景琦做得很尽心。

只是想到杜九娘可能已经落得个永世不能超生的下场,李彦轻轻叹了口气。

第二件事,是百草厅的生意并未受到影响,但消息已经传开。

相比起换头,李彦和陶道人约定的丹药赌斗,原来并没有多少人关注,现在陶道人一死,倒是变得家喻户晓。

城中也渐渐出现了一些不友好的声音,指责他咄咄逼人,得势不饶人。

甚至还有一种极为险恶的说法流传,陶道人本来能炼制“净息丹”,解除疫病,成为活人无数的神医,李时珍见了心怀嫉妒,故意作梗,将其逼死。

如果说前者还只是无心之失,后者就是心怀叵测了,有人要彻底毁了他的名声,让神医跌落神坛。

对此李彦神态平和,继续往下看。

第三件事,则是锦衣卫的调查情况。

进度不容乐观。

但凡桉件,死得越怪,真相越难以掩盖。

可陶道人的死亡,似乎就是一件普通的自杀桉件。

多名午作反复检查,都没有他杀的痕迹,甚至有经验丰富的午作提出,陶道人吊死的时候,很可能就是四更天到五更天的时间,并且动作果断迅速,没有半分迟疑,所以打更人才没有更早看到,那连法术遮蔽都不需要。

而尸体至今存放在锦衣卫指挥所里,日夜都有人严密看守,却并无任何异常。

既没有贼人想要焚烧尸体,毁尸灭迹,尸体也没有任何起死回生的迹象,倒是没有腐烂发臭,不知道此人身前是否服用了什么特殊的丹药。

但时间一天一天过去,陶道人就算准备死而复生,这般愚弄大众,也休想立足了……

朱七没有放弃调查,锦衣卫在周边走访,没有打斗声,没有目击者,又去陶道人居于南京的住处,倒是确定了一条新的线索,不久前魏国公徐鹏举去找过陶道人。

在朱七的逼问下,徐鹏举承认了他希望对方在接下来的丹道比试中认输,否则以后“净息丹”的炼制,就得不到南京勋贵的配合了。

这件事从侧面证明了,陶道人还真会想不开自杀,毕竟“净息丹”是其证明自己本领的最佳捷径,现在却要逼着他向自己的敌人强行服软,羞怒交集之下走了极端,也不是不可能。

而这笔账,也会算在李神医头上,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