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独角蟒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留言反馈

夏天的草原是最美丽的,蓝莹莹的天坠着几朵棉絮状的白云随风卷舒,绿油油的长草铺满了大地,不知名的野花星星般的点缀在无边的绿色之上,红的、黄的、白的、黑的、引得大片的杂色蝴蝶乱飞花间,让人辨不出那个是花,那个是蝶。远处的南山是也青绿色,老龙河河水支脉衣带般的绕在青山脚下,闪着粼粼、烁烁的光。

邬玉宝嘴里嚼着一根长草茎,把长长直直的套马杆小心的搁在土坡上,他将乌黑的长辫子一甩盘在脖颈,一翻身头枕着双手,斜躺在青草甸上,翘起了二郎腿,看着脚下的那一群白色拳毛绵羊,初夏的日光并不特别热烈,映着他那刚刚剃刮过的亮晶晶的黢青脑门,这时候的阳光照在他的脸上身上,邬玉宝只觉通体阳泰,脑袋晕晕的,像是喝了一碗马奶酒一般。

照看羊群?有那个必要吗?每个羊群都有头羊,头羊走到哪,群羊就跟到哪吃草饮水,一那里需要人整天盯着呢,况且他还养了三只草原獒犬呢!就是有狼来了也不怕。灰马儿看着主人那幅懒洋洋的样子,不屑般的晃了晃长脑袋,自顾自低头吭哧吭哧啃起了初夏那多汁的嫩草,只吃的青绿色草汁混着白沫顺着厚实的马唇流出,它高兴的只打响鼻。

云影下不时盘旋着几只大鸟,鸣叫之声嘹亮悠远。阵阵微风掠过青青草甸激起了层层绿涛。此情此景让邬玉宝觉得身心舒畅,渐渐地合眼睡了起来。

“汪!汪!汪!!!”远处獒犬吠叫声,邬玉宝心下一惊,霍得爬了起来。他竖起了弯刀似的黑硬眉毛,瞪大了老虎般的眼睛仔细的看着羊群。

只见羊群南面一阵骚乱,群羊受了惊一般四散逃窜,三只獒犬正围着一只黑色巨物撕咬,“不好,是野狼!”邬玉宝叫出声来,随即打了个唿哨,灰马飞快跑来,及至灰马跑到身前停稳,邬玉宝就举着套马杆飞身越上了马背,“驾!”一声断喝,一人一马像离了弦的箭一般射向那骚乱之处。

那是一只黑色的孤狼,全身脏兮兮的,断了一只耳朵,但是格外的高大健壮,它身前躺着一只肥硕的绵羊,绵羊脖颈之上被霍开了好大一段,眼看着是不活了,大黑狼似乎听见了人的呼喝声和马蹄声,也似乎看见了那长长直直的套马杆——草原狼世代于牧民为敌,也最怕是这骑马牧民的套马杆。黑狼竟似乎颇为聪明,他奋力重开了獒犬的包围圈,一扭头钻

入了南山深处。三只獒犬也吼叫着追了上去。

及至邬玉宝赶到了近前,那绵羊早已死去多时,邬玉宝发起了恨,咬的牙关咯咯作响,他从十岁开始放牧,至今十年了,那里吃过狼的窝囊亏来?他恶狠狠的骂了一声,“我今天非活剥了你!”狠命的抽了灰马一鞭子,灰马“唏律律”一阵嘶鸣,朝着黑狼逃走的方向狠命的追了过去,

一狼三犬紧跟着一人一马追赶者跑进了南山山谷之中越跑越深。山谷深处杂石碎砾,遍地都是,两边是陡峭的山壁,夏日的阳光竟然照不进这山谷深处一般,阴森森的寒气袭人,邬玉宝从小就听上了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页